Josetree03  

要禁lgbt吗来个梗

哈尔乔丹————是一个命中注定要变绿的男人

哈尔乔丹的男朋友速度很快

#Halbarry Our Cover Story

灵感源泉来自重生巴里#23封面之后和 @Nightingale。 的灵魂对话【超久以前的】
一些梗来自重生JL刊和动画电影(啃刊速度十分慢 都是老梗)
第一次写绿红激动到发抖
该死的官方糖

1

       我叫巴里艾伦,世界上最快的人。
       我正在纠结到底该穿什么衣服去赴约。
       而且已经浪费了半个小时了...

       直接穿鉴证科的衣服去吗?那会显得太随便。
       正装?又太古板。

       巴里赤着上身无奈地坐在床边,把玩着手中的戒指,不禁想着:

       他会穿什么?

       哈尔会穿什么?
       肯定又是飞行服了。巴里这样想着,嘴角不禁向上扬起来。

       虽然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但巴里还是想把哈尔约出来。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!

       “糟糕!”巴里突然叫了出来——距离约定的时间不到一分钟。

       等等。
       不能空手去啊。
       送花吗?哈尔又不是小女生。
       算了还是送花吧,闪电侠已经迟到了。

       有了上一次和杰西卡的尴尬经历,巴里特地把花包在了他的夹克里。

2

        我是哈尔乔丹。
        巴里说想出来聚一聚,可是情人节早就过了。(?!)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他在打什么小算盘。
        听说杰西卡还不能够完美胜任这份工作,我离开地球和联盟也太久了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我现在穿着飞行员的制服傻乎乎的站在中城广场,把玩着我的戒指,简直像个怪胎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闪电侠迟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世界上最快的人又一次迟到了。

3

       “巴里艾伦,你迟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实在是太对不起了哈尔,”巴里小心地从怀中抽出一小捧红玫瑰,朵朵娇嫩欲滴,“世界上最快的人有时候也会迟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大老远的把我叫回中城就一束花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... ...”

       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玫瑰的暗香弥漫在他们之间,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化学键将他们慢慢拉近。

        巴里摸着后脑勺,轻轻蹦出来一句:
        “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巴里的手机发狂地颤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布鲁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需要去瞭望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别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准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哈尔的眉头皱在一起,让他在夜色中显得更加深不可测——像这个宇宙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风吹乱了他们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一下下,我马上回。真的。半分钟就回。”巴里扔下这句话,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妈的又是布鲁斯韦恩。”哈尔操起戒指对着只剩一个点的巴里开了几炮。

         巴里突然觉得身后绿光乍现。他渐渐减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要去,也是我带你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哈尔以自己从未想象过的速度来到巴里身边将他打横了抱起来,紧紧摁在怀里:

         “免得到时候我又要用床来接你。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【故事结束了。

爱苯♂的比例模型。

献给致爱的Ben。

🎄#Brex 圣诞小剧场 莱克斯的礼物🎄

背景  BvS后,阿卡姆
          混着一些杯面重生刊的奇怪的梗
          电视剧里一言难尽的梗
          BvS里可爱的梗


他直立着,尽量让每一寸肌肤得到水分子的浸润,每一个立毛肌都完全得到舒张。油腻的体毛完全卸下了装甲,随着水流的方向随意摆动着,他觉得自己像是穿上了一件别扭的透明紧身衣,这可比他钟爱的那件半透明实验室大褂差得多了。


水完全浸湿了头发,它们一缕一缕耷拉下来,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只湿透又无助的猫。那水——还算温热,但带着一点酸味,从前习以为常的生活现在都成了奢望。


他转过身,水迎面而来,他单手撑在墙上拼命回忆着。


多久了?


来到这里?


是让头发齐颈的时间。


一个庞大的企业;

死去的父亲;

火辣的妹妹;

氪星的飞船;

刚出世的孩子;


想起来了——我是莱克斯——


“卢瑟,你的时间到了。”


该死。
又是这个看守。他喉咙里似乎有永远咳不出来的浓痰。


莱克斯猛咳了几声想要赶走这强烈的不愉快,但他失败了。他又寄希望于那套令人干呕的橙色囚衣。衣领已经皱缩成一团蜷在一起——这一点他无可奈何。但是袖子与衣角足够让他做上一篇文章。他准备闲暇时试着向这里的大老爷们学学针线活——毕竟——这对年轻的单身汉来说是一项重要的技能


终于扯平了裤腿,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来——
“好久不见,卢瑟。”


“叮叮叮!”
“巨型蝙蝠来敲门!”


“卢瑟,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
“噢你总是需要和别人谈谈——但事实是——你从来不谈。”
“我不由得想起那位可爱的哥谭男孩,你救了他,他却因你而死。”


“我不会对你做同样的事。卢瑟,只要你告诉我,你在氪星飞船上都知道了些什么。”


这样的对话让他感到非常不愉快,因为蝙蝠的态度差到极致了。


“告诉我,否则下一拳将正中你那自认为完美的鼻子。”


他感受到了。
一阵风。带有一点蝙蝠的味道。
拳头不偏不倚砸在左耳旁。
他的几根秀发被嵌在了墙里,它们痛苦地哼了哼。


如果可以,他愿意花上整整一周的时间来打理,抚摸他的头发。他会让每一根发丝都保持最完美的卷度,总有最柔亮的光泽,他甚至会给它们听肖邦——也许这可以让它们更加柔顺。


现在倒是有大把的时间了。


那以前在做什么呢?似乎是计划一个人的
不是眼前的巨型蝙蝠——虽然他认为蝙蝠对于哥谭来说是一个噩梦,但他没有功夫去管其他城市的事。


对了。

是那个氪星人。
在那艘氪星飞船上他得到了神的指示。


是的。


他挺直了腰身,可他最高的那根小短毛也只能够到蝙蝠的下巴。


“这个世界需要超人吗?”


他习惯性地眯着眼打量这只蝙蝠,他能够肯定蝙蝠对这种虚弱的质问完全免疫,不过他还是想笑——从他的角度来说,这只蝙蝠迷人极了,特别是那一对可爱的小短耳朵,他甚至愿意接受斯特兰奇的第一千零四十八次阿卡姆特色心理理疗。


“那艘船有我的孩子。他夭折了。”
“你知道失去孩子的感受,是吗?”


“卢瑟,不要这样。”
“不要变得像——。不要试着突破你的极限。”


“喔!这是你对我的忠告吗?作为——我新的好朋友??”
“老实说,我对那位白得像石灰的怪人儿没有兴趣,但是——我很喜欢那位常打谜语的先生。”


够了。”


“的确是够了,蝙蝠。”


“何不给自己放个假呢?”
“圣诞之夜陪伴着家人难道不好吗?”


他用力击着掌,
肮脏的橘色袖子跳起舞来,
他的鼻子不停地收缩又舒张,


“圣诞快乐蝙蝠!!!”
给这个城市放个假吧!!”


警报器应声尖叫了起来,黑暗降临阿卡姆。
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,侵入阿卡姆的保全系统,打开所有牢门之类… …也许为了一时突如其来的兴奋感。现在他已经感受到了——忘记处理那些乱叫的警报器的惊悚。就算是天才也会忘记一些事情,他这样安慰自己。


腹部突然变得剧痛,脸颊被狠狠击中,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衣领也沾上了血。


“卢瑟!想想你自己!你的企业!我不会放过你——”
“——这个城市不会放过你。”


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完全击垮了。蝙蝠对你下手可真重啊,他笑着告诉自己。


但这是他能给蝙蝠最好的圣诞礼物了。


在各种尖叫声与笑声中,他慢慢爬向牢房的角落,抱膝,向着蝙蝠的方向坐好。


“叮叮叮… …”


他哼着,调子像是铃儿响叮当。许久未闻的鲜血的味道让他想起了父亲。他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父亲的圣诞礼物。也许——父亲就是该死?


那边没有反应。


蝙蝠早就离开了。


那好吧。
他揪起衣领凑到鼻子前闻了闻,蝙蝠特有的,混着鲜血的味道。


棒极了,莱克斯。

他小声说。
这是蝙蝠给你的第一个圣诞礼物。






END
旁友们圣诞快乐!

©Josetree03 Powered by LOFTER